痛苦,就是因为我们太弱;从容,就是因为我们变强了

在LSE的一个社团的迎新的时候,我们每个人自我介绍。到一个了一身LV,爱马仕的女孩子自我介绍,说起爱好,她想了想说:喜欢跑车。然后很淡定的坐下了。很多同学你看我我看你,投以“炫富”的判断目光——“这个妹子是来拉仇恨的?!”。

但是在后来天的小组聊天中,我们发现,这个女孩子很谦逊乖巧,真实纯朴,并不是我们所知的一些热衷“炫富”的人。

不吃香蕉的猴子

有人把五只猴子关在一个笼子里,笼子上挂一串香蕉,还装了一个自动装置,若是侦测到有猴子要去拿香蕉,马上就会有水喷向笼子,如此,猴子显然是会被淋湿的。有只猴子饿了,伸爪想去拿香蕉,马上水喷出来了,于是每只猴子都湿身了,每只猴子都去尝试了,发现都是如此。于是猴子们达成一个共识:大家都不准去拿香蕉了!因为有水会喷出来!

保持持续学习的能力

文/李尚龙

前些日子,我认识了一个小伙儿,一个外语培训机构的项目经理,他跟我生气的跟我抱怨着,说自己的上司是个傻逼。
我问,为什么?
他说,他是个二本学校英语专业毕业的。
我说,当上这么高的职位,应该总有自己的优势吧。
他蔑视了一下,说,我当年是我们市的高考第三名。
我听的震惊一下,赶紧膜拜,天啊,我正在跟一个高考探花聊天。

关注“说话”和“说法”的文学

关注“说话”和“说法”的文学——从刘震云小说看一种文学新潮
湖北 樊星

《手机》

我们的生活中,充满着张口就来的谎言与言不及义的废话。

刘的小说《手机》就是因谎言而起的故事,这部小说烘托出一个严肃的主题:现在社会撒谎成风。

对于谎言,分为“无伤大雅”的谎言与“居心叵测”的谎言。生活中“无伤大雅”的谎言可以是社会正常运转的润滑剂,而“居心叵测”的谎言则会导致伤天害理的骗局。对于“居心叵测”的谎言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尤其是在形形色色骗局层出不穷的今天。

小说中的谎言就是为了唤回“诚信为本”“撒谎可耻”“老实人不吃亏”“狡诈者寸步难行”的良好社会风气。

“拧巴”和“绕”

“拧巴”和“绕”:生存伦理与语言逻辑的双重错位——刘震云小说主旨与风格探微
作者:崔宗超

很多人评价刘震云的小说是一种“新写实”,这是很受质疑的。因为他的很多小说体现的历史拟想、语言试验、生命叩问等写“新写实”是挺远的。

刘震云的小说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拧巴”,所谓“拧巴”指的是一种人生不通畅、不正常、背离了常理的社会生活与生命状态。

他的很多小说都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世人无不处于拧巴的状态,伦理道德的坍塌衰微、乃至荒诞虚无似乎成了生活的常态。

之后的一些关于城市的小说也只是在城市的背景下把拧巴的生活状态表现得更醒目和沉重。

1 2 3 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