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2月

如何评价温州一头猪跑到寺院门口下跪的事件?

佛斥:“天蓬,你何必如此挣扎,贻笑众生,你跪倒于我,是想祈求于我,逃离轮回吗?”它突然大笑。
佛问,“笑而为何?”。
它抬头,“我笑这一刻,世人眼中只有病猪,而再无佛。我后腿挺立,谈何跪求,菊花奉上,望佛笑纳。” 继续阅读

为何要有重逢

作者/陈亚豪-牙膏

一、

晚上和廖三岁聊天,她突然心奋不已的要和我分享最近听到的一个有关“真爱“的故事。

故事大致是,她过去的女同学和一位男同学不久前踏入婚姻殿堂,而两人在高中时就彼此喜欢,但未能相恋。后来分开各奔前程,一个去了外地读大学工作,一个出国读研,而后回国工作。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偶然相遇,马不停蹄的相恋,成婚。

我回应,这是个屁真爱。 继续阅读

催婚催婚,似魔鬼的催命

作者/周冲

只要不谈及到结婚,我和我妈还是能愉快地玩耍的。更多时候,她是一个典型的劳动妇女,爱国爱家爱她妈,偶尔变身为奇葩,以血肉之躯,为她的小崽子们提供活生生的笑料。

比方她在街上走着走着,忽然一退,又一退,诡异非常。我问她:你干啥呢?她说:我踩拍子。 继续阅读

很多温柔是陌生人给的

有一次,我在郑州找到工作。晚上去单位报到,人力资源部的同事带我到宿舍,给了我把钥匙,就撂下我走了。宿舍空无一人,天黑了,而且居然停电!我当时满心想的是:待会同事回来了,看见屋里有个不认识的人在黑暗里坐着,会不会吓一跳,会不会去报警?还想我要会抽烟就好了,可以在黑暗中看指间的火光明灭,那该是很有情调的事。

不久回来个同事,他问了我情况后,热情地带我去了办公室。宿舍离办公室十分钟的路,他一路对我说公司有多么人性化,同事有多么好相处,告诉我附近哪里有超市,哪家馆子便宜实惠。到了办公室,他打开电脑,给我看OA系统,教我如何操作,如何办公,如何写工作日志。

他打开相册给我看不久前单位组织的漂流,告诉我公司就像个大家庭一样,很温暖。我很庆幸自己初入社会就碰见这么好的人,决定回头和他多来往。第二天下班回宿舍没看见他。我问别的舍友他去哪了,他们淡淡地对我说:他辞职了。 继续阅读

头等舱

作者/顾颖

1
机场的广播音机械单调地回响着。徐梦远终于把手从口袋里伸出来,递上了那张几乎被汗湿的信用卡。
“请给我一张飞M市的头等舱机票。”

领完登机牌,她一路向登机口奔去。明知道最终还是得买这张机票,还不如早点决定,也不至于在柜台旁傻站两小时,现在倒好,花了头等舱的钱,却连贵宾室都没进过。
怪只怪这个城市的交通缓慢得像得了高血脂的血液循环,怪只怪自己贪睡了那么一小会儿,第一遍的闹钟没有叫醒她,怪只怪昨晚楼下的怪咖音乐太大声,吵得她睡不着。总而言之,她错过了公司为她订的飞往M市的航班,而下一个最快的航班已经超售,只剩头等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