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1月

女人和骗子,才是标配。

有个老段子,很多人都看过,原文我已经记不清了,大意是说小偷一手偷你的钱,另外一只手摸你的胸,你只知道摸得很舒服,却不知道口袋里的钱已经没了。

我也记得苏媚姐的一篇小说,里面的女主钱包丢了,被一个帅气的小伙子送了回来,然后两人一起游山玩水暗生情愫,最后,钱包没了,相机没了,手机没了,一切值钱的都没了。听着好像是个离奇个案,但在现实里,恐怕比比皆是。 继续阅读

个性牛人

一次去北京,逛了很多小胡同。

在东四附近的汪芝麻胡同走累了,看到一家漂亮的青年旅舍附设了咖啡馆,很安静,没什么人。

走进去准备点咖啡,没想到前台小妹客气地说:“这里只服务住店客人,不对外的。” 继续阅读

右手已经够完美了

1963年,一位叫玛莉·班尼的女孩写信给《芝加哥论坛报》,因为她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她帮妈妈把烤好的甜饼送到餐桌上,得到的只是一句“好孩子”的夸奖,而那个什么都不干,只知捣蛋的戴维(她的弟弟)得到的却是一个甜饼。

她想问一问无所不知的西勒·库斯特先生,上帝真的是公平的吗?为什么她在家和学校常看到一些像她这样的好孩子被上帝遗忘了。 继续阅读

柒柒的故事

柒柒这个名字是六婶的女儿小红给她起的名字。

柒柒出生的时候,她前面已经有六个兄弟姐妹了。

因为是最后一个小孩,柒柒的个头长得比兄弟姐妹都要小,又因为妈妈奶水不够,个头小的柒柒又抢不到奶水,所以在抢奶的时候总能听到柒柒嗷嗷的叫声。这时候,六婶的女儿小红总会拿着根棍子跑过来大喝一声,把其它几个小狗拨开,把柒柒抱到母狗身边说:“柒柒,你吃吧。你要快快长大哦!”此时的柒柒总是一边拼命的拽着母狗的奶头一边嘤嘤的哭着。 继续阅读

可能政府不想救他吧

今天从市政府门前过,看到对面的家属楼前围了好多人:一般群众、警察、医生,还有好多车:120、119、110。啥事?这么热闹。

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去,家属楼顶站着一个人。

性别男,上身光着,穿着裤子,手里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上面写了几个大字,写的什么看不太清。

他就站在楼顶最边上,从东走到西,来来回回,大声喊着什么,我也听不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