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不度

慢慢来比较快,相信日积月累的力量。

我又来喷涌我的负情绪,但我希望你看完可以遗忘,我不追求这段文字有什么虚假的意义。 几个月前我站在北京安宁庄前街,写下那时我所谓的春天,如今身在广州,背心马裤却恍若寒冬。对南方没有半分厌恶,只是我来自北方,是个粗人。 李...

发布 2 条评论

写在3月25日 我觉得我得解释点什么,以免有人会误会。 我po到这里的文字,过多都很杂乱,不成文,就像我这人一样,多极的矛盾面。 你们看到的文字,不一定是我,很多是我看到或听到某一件事,而产生的自我未知的遐想,那是我小世界里...

发布 5 条评论

写在3月21日晚 北京时间凌晨1点16,我在火车上,摇摇晃晃,等待清晨二进京。 之前来北京旅游不算数,上次来北京,漂了三个月,搭光了钱,混不下去,怂,跑了。 二进京,我心里都不知道我来干嘛,大箱小包的装了行李,还特意带了个枕头...

发布 2 条评论

举头,望满月垂泪。叹来年。月月苦短。 对坐,观灯酒影醉。月几何?日日浇愁。 希望你能读懂我的心思。

发布 1 条评论

爷奶家农村,家里俩儿子,俩儿子又各有棵独苗。以前过年八口人,四合院里挺热闹,这几年拆迁,老家也搬到了楼上。农村讲究迷信,过年守岁,过了十二点要放鞭炮,烧黄粱元宝,供玉皇大帝诸神仙尊,驱灾求平安。我奶说,没了院子,过年...

发布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