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三年前的昨晚我也是失眠的

昨天是优优三岁生日,所以三年前的昨晚我是失眠的,一夜未睡。

昨天也是实验幼儿园招生公告发布的日子,这个幼儿园离家最近,所以我一直想把优优送到这个幼儿园。

三个月来,我一直在关注这个学校的招生信息,每天早上到单位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这个学校的微博看看有没有招生信息。

这个学校今年的招生是要网上报名 ,只限100个名额,得抢。 Read More.

看后请遗忘

我又来喷涌我的负情绪,但我希望你看完可以遗忘,我不追求这段文字有什么虚假的意义。

几个月前我站在北京安宁庄前街,写下那时我所谓的春天,如今身在广州,背心马裤却恍若寒冬。对南方没有半分厌恶,只是我来自北方,是个粗人。

李诞是我很喜欢的人,也是我生活中一众好友常拿来跟我做比的人。但我从来不觉得我跟他除了说话风格以外有什么相似点,我用的是说话这个词。可能他内心也是风趣,而风趣只是我人前的躯壳。他才是那个有趣的灵魂。 Read More.

爸爸说他不喜欢我

优优现在不到3岁,但是昨天说了一句让我很吃惊的话。

事情是这样的:

昨天下午带她去洗澡,本来她是高高兴兴的,平常其实也是很乖的,可能是昨天去洗澡时在车上睡着了,没有睡够,所以起来不太高兴。

就坚决不洗澡了,她的脾气很犟,怎么说都不行,后来我就生气了,我说我不管你了,然后就她妈妈招呼着给她洗澡。

洗完澡,在公交车上,她妈妈抱着她坐在一个位置上,我就站在旁边,优优就对我说,你走开,你不要站在这。

我就说,我就喜欢站这,怎么了? Read More.

解释一下

写在3月25日

我觉得我得解释点什么,以免有人会误会。

我po到这里的文字,过多都很杂乱,不成文,就像我这人一样,多极的矛盾面。

你们看到的文字,不一定是我,很多是我看到或听到某一件事,而产生的自我未知的遐想,那是我小世界里的人,不是我。

他们的生命可能就存在在那几行不堪的字里,你读完,他们就死了,也就没有那个人了。 Read More.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