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首页

看后请遗忘

我又来喷涌我的负情绪,但我希望你看完可以遗忘,我不追求这段文字有什么虚假的意义。

几个月前我站在北京安宁庄前街,写下那时我所谓的春天,如今身在广州,背心马裤却恍若寒冬。对南方没有半分厌恶,只是我来自北方,是个粗人。

李诞是我很喜欢的人,也是我生活中一众好友常拿来跟我做比的人。但我从来不觉得我跟他除了说话风格以外有什么相似点,我用的是说话这个词。可能他内心也是风趣,而风趣只是我人前的躯壳。他才是那个有趣的灵魂。 Read More.

解释一下

写在3月25日

我觉得我得解释点什么,以免有人会误会。

我po到这里的文字,过多都很杂乱,不成文,就像我这人一样,多极的矛盾面。

你们看到的文字,不一定是我,很多是我看到或听到某一件事,而产生的自我未知的遐想,那是我小世界里的人,不是我。

他们的生命可能就存在在那几行不堪的字里,你读完,他们就死了,也就没有那个人了。 Read More.

二进京

写在3月21日晚

北京时间凌晨1点16,我在火车上,摇摇晃晃,等待清晨二进京。

之前来北京旅游不算数,上次来北京,漂了三个月,搭光了钱,混不下去,怂,跑了。

二进京,我心里都不知道我来干嘛,大箱小包的装了行李,还特意带了个枕头,上了火车。这会儿我都懵,飘着的那种,脚还没沾上北京的地儿,不踏实。

车厢里人都睡了,我站车门口点了根烟,抽一口,烟给弹灭了,真操蛋。

重新点上接着写。 Read More.

遇到个悲伤的姑娘,听了段悲伤的故事

女孩走上地铁,在角落的椅子坐了下来,脸色苍白,脸颊上有些许泪痕。她打开包,就坐在那,补起了妆。

那是个挺清秀的姑娘,甚至可以说很漂亮,个子不高,但五官很是精致,看着很熟悉,像某个我认识的人,但我当时始终记不起像谁。

女孩化完了妆,手里拿着张请柬,眼神很空,不知道在想什么。想着想着竟然哭了起来。流泪,啜泣,最后把头埋进膝盖里,嚎啕大哭。

那是一张婚礼的请柬,我猜那里有段故事。 Read More.

矫情

举头,望满月垂泪。叹来年。月月苦短。

对坐,观灯酒影醉。月几何?日日浇愁。

希望你能读懂我的心思。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