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进京

写在3月21日晚

北京时间凌晨1点16,我在火车上,摇摇晃晃,等待清晨二进京。

之前来北京旅游不算数,上次来北京,漂了三个月,搭光了钱,混不下去,怂,跑了。

二进京,我心里都不知道我来干嘛,大箱小包的装了行李,还特意带了个枕头,上了火车。这会儿我都懵,飘着的那种,脚还没沾上北京的地儿,不踏实。

车厢里人都睡了,我站车门口点了根烟,抽一口,烟给弹灭了,真操蛋。

重新点上接着写。

我好像把我的人生玩坏了,嗯,玩跨了,不知道自己能干点啥,咋说我也是个大学生,咋就成无业游民了呢?不对,生活起码还有眼前的苟且,我得苟且。

钱这玩意真他娘是个好东西,我嘬一口烟,操,中华。再嘬一口,我在老佛爷里撒着欢儿,半夜两点开着我的法拉利啥啥啥跟一帮富二代瘪犊子在东四环飚到一百二,爽。

可惜没带吉他,不然非得借着这最后一口的劲儿唱首歌。唱首姑娘,胸大腰细嘴小的姑娘。可惜全北京没有哪个姑娘值得我去歌唱。

朋友让我去卖房,那我还不如流浪,起码流浪的我是快乐的,意志是自由的。我说你闭嘴,再骂我跟你急。我好歹也是个有志青年,心气高。

我觉得我不能再写下去了,烫手的烟屁股不允许我接着再吹牛逼了,我得睡了,去梦里再吹。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