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嫖娼,被我前男友抓了

我这辈子,因为家教严厉,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脏话。

一直到这一刻。

我来到警察局,因为我老公嫖娼被抓。

我还是忍住了没说脏话。

一直到这一刻。

我抬头看向抓捕我老公的警察,是我的前男友。

我!操!

 

我想象过很多次和前男友程诺的重逢。

虽然场景和对白各不相同,但想象中的我,总是光鲜亮丽的,无一例外。

绝不是像这样,因为临时被电话吵醒,披头散发衣着随意,整个一失意中年妇女。

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我老公嫖娼,情有可原。

而程诺穿着笔挺的制服,帅得发光,正坐在我的对面给我做笔录。

 

程诺目不斜视,像不认识我一样,问,姓名?

我不说话,满脑子想着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很肿。

程诺又问了一遍,姓名?

我不说话,恼恨为什么我刚才连眼屎都没抠一下。

程诺不说话了,在电脑上姓名一栏,打上“蔡蔡”。

是的,蔡蔡是我的名字。

程诺又问,出生日期?

我不说话。

程诺默默打上我的出生日期,民族,籍贯,身份证号码,学历……

交往七年,他对我的过去无所不知。

 

打到联系电话的一栏,他停下了手。

半晌,他说,我不知道你的新电话号码。

我沉默了一会儿,慢慢报出我的电话号码。

他接着说,现家庭住址……我也不知道。

我报出我的家庭住址。

分手七年,他对我的现在一无所知。

 

程诺录入完信息,盯着电脑屏幕。

从进来起,他就没有看过我。

程诺说,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我们会根据条款对你丈夫进行处罚,你有意见么?

我回,没有。

程诺又问,你丈夫的生活用品带了么?

我回,没有。

程诺问,罚款是你交还是他交?

我说,他。

程诺问,这些年,你过得好么?

我说,……

我什么也没有说。

 

我和程诺,大约命里犯冲,总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见到对方。

第一次见程诺,他刚当片儿警,一身警服,正跟路边停车的车主纠缠。

不过这个纠缠,嚣张的是车主,怂的是警察。

车主揪着程诺的衣领,怒气冲冲地问,怎么开车的?长不长眼睛?警察就能乱蹭别人车啊?

程诺满头的汗,一脸的红,不停地道歉。

我当时在等公车背单词,远远看着他们,跟程诺投过来的视线对上。我撇了撇嘴,表达我的鄙夷。

真怂。

程诺的脸更红了。

 

我的优越感没有持续太久,没过两周,我们第一次相遇的那个街口,我失恋了。

男友劈了腿被我捉奸,我发狠道,你今儿不跟我把事说清楚了,咱们就分手!

男友特别高兴地说,好的,分手吧,再见!

我懵逼了,跟在他后面求他不要分手。

他鸟都不鸟我,手一招钻进一辆出租车,留下我一个人嚎啕大哭。

我边哭边环顾四周,希望没人看到我这副挫样。

还好,看见这幅场景的,只有街角一只猫,和像猫一样蹲在街角的程诺。

我看着程诺,程诺撇了撇嘴。

真挫。

我哭得更用力了。

 

后来的日子,我们经常遇到,看彼此的目光,都是心虚又得意。

我的把柄落在你手上的心虚。

你的把柄落在我手上的得意。

有一天我们真的忍不住了,决定公开谈判,把话说明白。

烧烤摊上,我们面对面坐着,我表情严肃地问,说吧,你打算怎么办?

程诺一脸严肃地回答,我希望我们都能为对方保守秘密。

我问,这要如何保证呢?

程诺沉吟片刻,说,我建议我们在一起,这样就能时刻互相监督。

我点点头,说,有道理,我们最怂最挫的一面,只留给对方看吧。

因为见到了对方最丢人的一面,我们决定在一起。

 

跟程诺在一起的日子,都开心,但是难熬。

那时候,我家境不好,只是学生,生活费微薄。

程诺家境也不好,刚工作,更是入不敷出。

我们平日里,吃食堂,老干妈拌面条。

纪念日庆祝时,吃火锅,老干妈涮蔬菜。

程诺把所有的蔬菜都拨到我碗里,说,多吃点。放心,难熬的日子会过去的。

我点点头,说,我相信。

 

难熬的日子过去了。

更难熬的日子来临了。

大学毕业,我进了新公司,工资迟迟不发,我所有的钱只够维持交通。

程诺得罪了上司,原定的晋升被取消,还被罚了款。

最难熬的那个月,交完房租水电,我们只剩下17块。

第二天,是我们的7周年纪念日。

但是我们连涮蔬菜火锅的钱都不够了。

 

第二天下班后,我直奔菜市场,一家家摊位问,有没有不要的菜叶?

我特别怕丢脸,可是,我想跟程诺一起吃火锅。

问到最后一家的时候,我看到了程诺。

他手里拎着一罐老干妈和一包菜,正在呵斥前面几个抽烟的青少年。青少年把烟一丢,一哄而散。

程诺走前,看青少年走远,蹲下身,在地上挑挑拣拣,捡起一根比较长的烟屁股,深深地吸了一口,脸上满是陶醉。

我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

程诺手里夹着烟东张西望,一下就看到了擦眼泪的我,和我手里的菜。

我们对视着。

我们又看到了彼此狼狈的一面。

 

程诺问我,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分手吧,我俩命里犯冲,在一起,就没有好过的时候。

程诺问,你会找个更爱你的人么?

我回答,我可能会找个没那么爱我,但是能给我幸福的人。

程诺点点头,说,有道理,我们最怂最挫的一面,只留给对方看吧。

因为见到了对方最丢人的一面,我们决定分开。

 

我想象过很多次和程诺的重逢。

虽然场景和对白各不相同,但想象中的我,总是光鲜亮丽的,无一例外。

而想象中的程诺,也总是帅气自信的,无一例外。

我一直相信,我们离开了彼此,会更幸福。

 

警察局里,我和程诺面对面坐着。

程诺的眼睛从屏幕转到我的身上,他看着我,问,你过得还好么?

我笑了笑,说,过得挺好的。

程诺看着我不说话。

我怕他不相信,赶紧补充,我真过得挺好的,事业有成,天天性骚扰男下属,爽爆了。我跟我老公没什么感情,他嫖娼被抓了正好,我可以光明正大地把他踢了,扶个小鲜肉上位……

他没说话。

 

我越来越心虚,转移话题,问,你呢?你过得好么?

程诺说,挺好的,跟你分手后,我跟Lisa,Anne,苏苏还有阿尔汗萨丽交往过,最近刚看上的妞叫欢欢。

我笑笑不说话。

程诺怕我不信,说,真的,要是我有空,一定详细跟你说,我波澜壮阔的泡妞史。

我说,我们以前不是一直想养一条狗么,名字都取好了。

程诺一愣。

我问,没记错的话,名字就叫阿尔汗萨丽吧?

 

程诺沉默,又笑了笑,说,好吧,没有Lisa,Anne,也没有欢欢和阿尔汗萨丽。

他顿一顿,又说,但是苏苏是真的。

我哦了一声,问,我之后,就是她么?

程诺点头。

我问,是女朋友?

程诺摇头。

我问,老婆?

程诺点头,又摇头。

我有点困惑。

程诺想了想,从桌上抽出一个文件,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摇头。

程诺说,这是我两天前刚签的离婚协议书,还没来得及寄出去。

我问,怎么?

程诺苦笑着说,我们结婚三年,我才发现所有的纪念日节日,她都买两份礼物,一份给我,一份给情夫。

 

我沉默了一会儿,尝试安慰程诺,别想太多,好好工作,早点当上你梦寐以求的大队长,让她后悔去。

程诺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低沉地说,其实,她出轨的人,是我的同事。

程诺朝大厅的方向指了一下,我看到一个浓眉大眼的小警察,目测应该不超过20岁。

我操,他老婆还挺猛的。

程诺说,更不幸的是,他老爸还是个人物,下个月,我就要被调到县里了……

我起了疑心,狐疑地看着他,你不会在编故事吧?

程诺问,怎么,你觉得没人能倒霉成这样?

看着程诺有点凄楚的笑容,我不说话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没见程诺之前,我有点害怕他过得幸福。

发现他真的不幸福,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程诺说,看我人生不顺,你有没有好过一点?

看着程诺调侃的表情,我勉强挤出一丝笑,说,好受多了。

我忍了忍,没忍住,问,当年你不是答应了我会过得幸福的么?

程诺深深看着我,问,那你呢?你幸福了么?

我想了想,说,吃饱喝足,过得比当年幸福。

程诺说,那就好。

他不再说话,打印出笔录,让我签字离开。

我到大厅办理手续,看到那个浓眉大眼的警察,出于人道主义,我狠狠瞪了他一百眼。

小伙子见我看他,露出灿烂的笑容 ,问,你认识我们队长么?

 

我走进办公室,坐在程诺的对面。

程诺抬起头。

我说,我骗了你。我老公嫖娼,我不是不在乎,而是气到快爆炸了。还有,我事业有成是真的,潜规则小鲜肉是假的。

程诺看着我。

我擦擦眼泪说,我再回答一次你刚才的问题,这些年,我过得还好,但我不幸福。因为我不想再让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所以我撒谎了。

 

程诺说,我也骗你了。

我说,我知道,楼下的小警察是你的粉丝,他都告诉我了,你已经成为了大队长。那出轨离婚呢?也是假的吧?

程诺不说话。

我翻开程诺刚才抽出来的文件,上面写的,不是“离婚协议书”,而是“工作日志”。

我说,所以,连苏苏都是假的?

程诺没否认。

我说,你没有必要为了安慰我,把自己说得那么惨……

程诺打断我,说,不,我撒谎,是因为我也不想再让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

我一愣。

程诺的表情很疲惫,他说,我过得,比我说的更不好。

我问,还能比这更差么?

程诺嗯了一声。

我们隔着一张桌子。

程诺定定地看着我,说,因为我爱的人不幸福。这就是我的人生中最坏的结果。

 

年少时,我们常常害怕自己没有能力,让所爱的人幸福。

所以我们放手了。

等我们后悔时,才发现,我们已经没有资格,让所爱的人幸福了。

最让我难过的,并不是当时为了让对方幸福而放弃。

而是,放弃之后,发现你却没有得到幸福。

共有 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