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不听话的人

记得有次去清华大学,我发了个说说,问谁在清华?

有个妹妹联系了我,在读研究生。

一起吃饭。

去吃泰国菜,让妹妹点菜,妹妹点了一个最贵的,生吃鱼片,一份288元……

这个事,我略有不高兴,为什么呢?

因为,在我的世俗标准里,若是别人让我点菜,要么我委婉谢绝,要么点个便宜的,一般不会点这么贵的,让人觉得咱太贪婪。

很自然,我觉得妹妹不会做事,咋这么狠呢?!

话又反过来说,是我让她点的,我还反复劝她:喜欢什么就点什么,别客气!

应该这么讲,这是社会群体形成的一套虚伪的客套程序,我已熟谙游戏规则,并且处于开启状态,而妹妹呢?

还没学会!

我虚伪不?

虚伪!

我敢对抗不?

不敢!

即便是今天参加宴会,对方让我点菜,我依然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咱随意就行,我没忌口……

我真的能点我想吃的吗?

不能!

所以,在北方城市里,你不能傻乎乎的把别人的客套话理解为了建议,你真跟着他的“建议”去做,就坏事了,要学会听话外音。

这些东西都不能往深了研究,否则你会觉得很悲哀,交际上我们说的话,多数是言不由衷,标准的“语言腐败”,有几句是真心话?

说真心话行吗?

不行!

共有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