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温柔是陌生人给的

有一次,我在郑州找到工作。晚上去单位报到,人力资源部的同事带我到宿舍,给了我把钥匙,就撂下我走了。宿舍空无一人,天黑了,而且居然停电!我当时满心想的是:待会同事回来了,看见屋里有个不认识的人在黑暗里坐着,会不会吓一跳,会不会去报警?还想我要会抽烟就好了,可以在黑暗中看指间的火光明灭,那该是很有情调的事。

不久回来个同事,他问了我情况后,热情地带我去了办公室。宿舍离办公室十分钟的路,他一路对我说公司有多么人性化,同事有多么好相处,告诉我附近哪里有超市,哪家馆子便宜实惠。到了办公室,他打开电脑,给我看OA系统,教我如何操作,如何办公,如何写工作日志。

他打开相册给我看不久前单位组织的漂流,告诉我公司就像个大家庭一样,很温暖。我很庆幸自己初入社会就碰见这么好的人,决定回头和他多来往。第二天下班回宿舍没看见他。我问别的舍友他去哪了,他们淡淡地对我说:他辞职了。

今天我早已记不起他的名字。后来和同事慢慢混熟了,甚至一度成为交情不错的朋友。假如我当初没有辞职,也许不久就会在单位内部解决个人问题,那家单位为留住员工,特别提倡内部消化。只是,我很快就因为向往瓦尔登湖似的生活而重新开始了飘蓬般的生涯。一开始同事间还偶尔联系,半年后就再无往来了。在我和许多一度很熟的朋友交情渐渐被时光的魔力冲淡揉平后,怵然想起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舍友,竟陡然觉得愈发清晰和亲切。

于是我开始相信,在这个世上,很多温柔是陌生人给的。

在那个极度悲伤和绝望的夜晚,我在郑州黄河路的一座公交站牌下避雨,廊外大雨如倾,我一无所有。唯一能给我安慰的是手机里也许能到来的一条短信,可那条短信却一直没有来。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

其实我当时并不是一个人,我旁边还有一个人。那是个乞丐。他并没有向我乞讨,也许他以为,在此夜此地,悄立在同一屏站牌下避雨的我不会比他富有。可惜他错了,我真的比他富有呢。

为了证明这点,我从人造革的挎包里扒出来一块面包,掰了一半递给他,那原本是我第二天的早饭。

他用沾满泥垢的污黑之手接过,朝我“嘿嘿”了两声,大嚼起来。我也朝他“嘿嘿”了两声,大嚼起来。

孤独在那一刻烟消云散。

共有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